Biography   |   Text  |   Photography
 ︎ ︎ ︎ ︎
ct19930503@gmail.com

Absent Window, Chair and......
Installation view
Fine art inkjet print on archival paper, Sliver gelatin prints, Slide projector, Handmade book, Incandescent lamp, Arm chair, Timer
Variable dimensions

2019



房間 窗
相機 觀景窗
人 眼睛

沒有窗的房間,坐下,凝視一個內在的遠方⋯⋯看到甚麼?

/看/不看/看到/沒看到


攝影本身就能言說!

以光線作為閱讀的線索:
兩盞烏絲燈及幻燈投影機各依特定時序運行,兩烏絲燈各依附一影像:掛牆的清晰並裝錶的大型影像(外界)、置於地面的光學式實驗沖曬影像(內在)。

由同一張底片,不同方式沖曬。

時間本身就是一種概念,憑著觀看本身,體驗到時間的流動。且看各種光線、影像在兩儀又復歸之中,來來回回。

而意義的呈現與缺席如燈光不斷閃爍





大型影像及置中烏絲燈下方置一Handmade photography book,是早前平面作品的延伸。 沒有光,眼睛看不到外界東西;有了黑(閉了眼),才能探索內在的東西。在眼睛背後,左右一切視覺及感知,是心。

書的首頁附有目錄,各章節的連貫性卻是遊離。


「凝視的觀點與我們觀看事物的框架是影響再現結構的兩大因素,而這兩大因素實際上是我們意議型態的外部表現,攝影之於一種再現體系遠遠超過任何一種書寫或是語言系統能力,攝影就像是一種你無法拒絕的邀約一般,攝影的本身已經超越了它所再現的意義,因此如何解釋攝影成為一種積極的介入」

(Burgin V, 2001, ‘looking at photographs’ in M.Alvarado, E. Buscombe, and R. Collins (eds), New York, p.69



© ChanTing 2022.